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备忘录②:警方调查记录分析

  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备忘录①:57页女方笔录解读
  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备忘录③:第三方当事人笔录分析  
  询问录音+文字实录|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分析④
  今天给各位推送的内容,是明尼苏达警方出警和参与调查人员的自我叙述和调查进程。其中包括:
  ①?8月31日凌晨,接到第一次报警电话后,赶到LIUJINGYAO(以下记为Liu JY)宿舍的警察
  ② 9月1日下午,到Liu JY宿舍对Liu JY做笔录的探长Wente
  ③ 8月31日晚上,Liu JY在卡尔森学院报警后,赶到现场并将刘强东正式拘捕的警察
  ④ 9月5日,Liu JY再次致电警方寻求帮助,要求牵涉到此事的两位同学提供证据。与之接触的这几位警察,多数都佩戴了执法记录仪,但这些录像并没有公布。不过,档案采取警方自我叙述的方式,还原了出警的过程。
  ⑤ 除此之外,档案中还包括每一位参与调查的警察的调查日志,也就是该警察在案件调查过程中,每天接触的人和做的事。当日收集的证据,都必须在当天上传到专门的资料库。
  美帝警察的这一制度非常值得借鉴,每位警察每天记录自己的职业行为,既可以防范执法者以权谋私,也可以保护警察不被诬告。同时确保了警方取证的正当程序,以保证这些证据在未来的起诉过程中,可以充当呈堂证据。
  在这几分警察的调查日记中,最重要的一份,来自于本案的调查主管、探长Wente,他的记录囊括了从9月1日前后直到10月调查结束,警方几乎所有重要的调查行为。
  这份记录,也从侧面呈现出Liu JY在8月31日和9月1日这两天的许多细节。而这些细节,在刘本人的笔录里,要么语焉不详,要么没有涉及。还原这些细节,有助于理解Liu JY从案发到9月1日傍晚的几次反复行为。
  “道歉和金钱”
  9月1号下午1点15分,探长Wente 来到Liu JY宿舍,准备对她做询问笔录。前一天晚上9点43分,Liu JY在卡尔森商学院报警,说刘强东强奸了她。于是,她就成了本案的报案人和“受害人”,Wente来到她的宿舍,对她进行正式询问。
  Liu JY在正式询问开始前的未记录状态下,向Wente表示,要终止刑事调查。同时表示,她需要“道歉和金钱”。
  Wente很意外,表示这不属于警方的职权范围,她可以和刘强东的律师Brisbois直接联系。
  Wente问Liu JY是否确定要撤案?如果那样的话,刘强东会被立即释放。
  但Liu JY表示,她想让刘强东待在监狱里,直到他向她道歉。
  Wente告诉她,只要结案,自己就必须立即释放刘强东,因为此时案件结束了。Liu JY听完表示明白了。
  但Wente 同时也告诉Liu JY,结案并不等于彻底结束,她可以随时通告警方,警方会重新启动调查。他还问Liu JY,自己能不能把她的电话给刘强东的律师Jill Brisbois?Liu JY表示可以。
  离开Liu JY的公寓之后,Wente 探长给刘强东的律师Jill Brisbois打电话,透露了Liu JY要求结案的请求。然后他说,这个案子结束了,他会立即释放刘强东。同时,还告知了Liu JY的电话。
  当天下午3:45分,刘强东被释放。
  但短短五分钟后,3:50,Liu JY就给Wente探长打来电话,表达了愤怒。她将HCJ 部门通知她刘强东被释放的来电,误以为是刘强东律师Brisbois打来的。她在来电中表示,她并没有收到道歉和金钱,但她就被通知刘强东被释放了。
  Liu JY在电话中说:“如果她在下午6点之前没有收到律师的讯息,她会去曝光给媒体”。Wente探长随即给刘强东的律师Brisbois 打电话,催促其尽快和Liu JY联系。
  6点左右,刘强东律师Brisbois给Wente探长来电话,说她和Liu JY通了几次电话。这些电话的记录里没有具体的通话时间,所以我们无法得知这几通电话的具体通话时间。但这些电话都被刘强东的律师录了音,这些电话后来也被原、被告双方各自公布在微博上。
  电话中,Liu JY表示自己希望得到道歉和金钱,希望刘强东提出具体金额,双方还约定在Jill Brisbois 的办公室开会协商具体数额,但这个计划没有实施,具体原因不明。
  很快,刘强东的律师将这些录音转给警方,他们据此认为,Liu JY是在利用她和刘强东的性关系进行敲诈和勒索。
  9月1日晚上6:38,Liu JY给Wente 探长语音留言,要求重启刑事调查。但据Wente探长的记录,他当时并没有看到这份语音留言。
  上述这段记录非常重要,从电话记录和Wente 探长的记录上看,至少Liu JY在9月1号当天,曾经希望从刘强东那里得到道歉和金钱。
  然而,围绕Wente 探长的调查行为,有两点也难以理解。
  难以理解的探长
  第一.?Liu JY和Wente的关键对话,也就是Liu JY说自己希望得到道歉和金钱的要求,没有被录音,也没有被执法记录仪记录下来。
  这是非常关键的信息,我不清楚Wente为什么这么做。而那一天Liu JY的笔录里,只有几句话,说她要求结案,且没有说明任何原因。?
  第二.?Wente 探长虽然告知Liu JY,她要求道歉和金钱的要求,超出了警方职权范围。但是客观上,他又承担了Liu JY和刘强东律师Jill Brisbois信息沟通者的角色。
  尤其是,在他离开Liu JY宿舍时,他就向Jill Brisbois透露,Liu JY已经决定结案,他将立即释放刘强东。这个信息对于刘强东的律师来说价值千金,因为她不但得知刘强东会被立即释放,而且还知道了Liu JY的底牌。
  当然,Wente在记录里反复强调,他只是转达了Liu JY希望获得道歉的要求,并不包括金钱的部分,但是,这仅仅是Wente的自我陈述,他和刘强东律师的密切联系,并没有录音。
  Wente为什么会这样?不清楚。
  女方与其同学的冲突
  9月5号,Liu JY和两名同学发生了一场冲突。这两名同学我们姑且称之为小A和小B,两人都是卡尔森商学院DBA项目的学生志愿者。
  小A是8月30日陪同Liu JY去参加晚宴以及第一次报警的那位同学。而小B,是8月31日陪同Liu JY去性侵受害者中心取证的同学。
  在8月31号和9月1号两天左右的时间里,Liu JY和这两名同学有频繁的信息往来,但之后Liu JY手机上的微信记录被删除了。她想要找两位提供部分微信截图,但两位同学都不情愿。
  Liu JY打电话报警,求助于警察。警察赶到现场,发现Liu JY和她的父亲在宿舍(Liu父在事发后紧急从国内赶往明尼苏达),他们索要微信记录,是要交给自己的律师。此刻,Liu JY已经聘请了律师为自己服务。
  警察到现场后,在电话里和小A和小B通了电话,两位在电话里说:出于自己对国内家人安全的考虑,他们不愿意提供。但如果未来刘强东被起诉,检察官需要这些记录的话,他们可以提供。
  Liu JY还要求小B归还自己的床单,那份床单上有刘强东的体液。31号当天小B陪同Liu JY一起到性侵受害者检测中心去取证,之后,床单保存在小B手里。
  这要求合乎情理,很快,小B来到Liu JY的宿舍,归还了床单。
  在整个事件中,小A和小B的角色非常重要。但明尼苏达警方没有对他们做太多的调查。
  迟来的重新启动调查
  调查记录显示,Liu JY在9月1号傍晚,分两次给他发来语音邮件,说她要求重启案件调查。此时,距Liu JY向Wente 表示要结案,只有短短四五个小时。但是,直到9月4号上午,Wente才发现这两封邮件。9月4号是星期二,中间隔了足足三天。
  而此时,刘强东一案中的重要当事人,包括刘强东和他的两名助理,还有姚其勇和他的助理,已经全部回国了。
  从9月4号开始,Wente探长重启调查。
  9月6号,他和刘强东做了电话询问。
  9月10号,他找刘敬尧做了询问笔录。这一次笔录,Liu JY有律师陪同。之后,Wente探长又陆续找了几位其他当事人做了询问笔录。
  有关本案中其他几位当事人的询问笔录,我们将在明天推送。
  探长Wente调查记录
  探长Wente 应Liu?JY 要求结案
  刘强东律师Brisbois 与Liu?JY 联系
  探长Wente?调查记录(补充)
  8.31警官接到强奸报警并出警
  9.5 Liu?JY?向警方求助要求两名同学提供证据
  限于篇幅,另有Wente查看8月31日Origami餐厅监控视频、Liu JY 公寓监控视频的记录、警长Eric收集性侵检查包的记录、控告人宣誓书等,请见次条推送。

Author: admin